返回

庶女本色

首页
非常抱歉!由于前段时间本站数据丢失,出现空白章节请返回本站首页重新搜索书籍阅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4章:季凌风身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书 - 庶女本色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第774章:季凌风身死

没有真的面对死亡时,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怕为何物。

可真当死亡越来越近的时候,至少襄平刚刚那番嘶喊,要和萧瑾萱拼命的架势,全都荡然无存了。

襄平不想死,尤其是对于她这个,尝尽人间富贵权势的公主来讲,年纪轻轻就叫她香消玉殒,她哪里会甘心。

就是因为怕死,所以襄平连陈太后这位生母,都给狠心灭口了。

因此像她这么惜命的人,纵使公主的身份,叫她一直骄傲狂妄的很。

但真当萧瑾萱说出,会让她一死的时候,襄平嘶喊的神情一愣,更是慢慢滑倒,跌坐在了地上。

“我是大周长公主殿下,更是启帝亲妹,文帝亲姐,陈太后是我的生身母亲,我襄平尊贵无比,你们谁都无权将我处死。萧瑾萱你别得意,想害死我你做梦去吧。”

眼看着周显御这会正在镇压禁军,防止暴乱,而永昌王也在调动满朝文武,擒拿不服反抗之人。

这会反倒闲暇了的萧瑾萱,她也并不建议,和襄平这个冥顽不灵,做尽恶事的故交之人,好好的聊上两句。

“襄平死到临头,你才想起启帝,显辰他们这些至亲。你如今所得到的一切尊荣,都是这些兄弟登基称帝后给你带来的。当你将利刃对准他们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将自己的倚仗尽数斩去。现在你所有的至亲,都被你所害,已经变成孤家寡人的你,竟然还渴望有人来救,襄平你不觉得这很讽刺吗。”

萧瑾萱的句句问话,虽然语气平淡,甚至从容的都没有一丝讥讽掺杂其中。

可是襄平听过后,不但无言以对,更是眼中闪过惊慌之色。

张扬跋扈的她,这会被擒拿下,权利的欲望被浇灭后,襄平脸上第一次露出愧疚的神情。

想到了亲手毒杀的周显睿,还有被她活活浸在汤盆里死去的陈太后,襄平更不敢死了。

因为她害怕在地下和这些至亲相见,到时他们的质问,襄平不知该如何作答。

因此越想越怕,底气也越发不足的襄平,终究是在所有禁军也被卸了兵器,押送走的时候,彻底的慌张服软了。

“瑾萱,瑾萱你看看我,咱们可是多年的好姐妹,算我求你还不行,我真的知道错了。这次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我真的不想死。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但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只是太在意莫大哥了,所以才做了糊涂事,一直针对你。现在我都幡然悔悟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和你作对了,本公主甚至可以不留在京师。我搬去行宫住好不好,瑾萱你就饶了我吧,难道你真的不顾念咱们彼此多年的姐妹情分不成。”

看着襄平泪流满面的说完这话,更是双手祈求的向她这边伸来。

萧瑾萱神情未变,更是挥手间,就将襄平的手打落到了一边,然后漠然的说道:

“原来你还知道我们彼此有段姐妹情分,那你昔年为何不能对我稍作手下留情。莫林芝的死我也替你难受,但大局面前纵使在让我选择一次,阎罗泪我仍旧不会交给你。有的事情犯了糊涂,的确可以原谅,但你襄平公主所做恶事罄竹难书,更没资格祈求法外开恩。否则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岂非太冤,只有你的死,才是告慰他们的最好方法。”

眼见萧瑾萱是铁了心不会善了,襄平不禁痴痴一笑,彻底瘫软在了地上。

可就在她绝望至极,内心恐惧难安的时候,却不想那边已经被五花大绑,要被送押天牢的季凌风。

竟然仗着功夫不弱,强行挣脱开士兵的押送,接着他双手虽然被捆住绑在身后。

但还是竭尽全力,狼狈踉跄的跑到了襄平的身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已经放弃哀求,准备等死的襄平,当她看见季凌风,竟然如此奋不顾身的冲过来。

纵使他们两人之间,因为别苑和小产的事情,闹得离心离德,但襄平这会却充满了感动,就连眼泪都落了下来。

“凌风你真好,有你在身边,就算去死我也不那么害怕了。没想到临了还是你愿意陪在我身边,能和你同生共死,我这辈子也算无憾了。”

襄平激动的眼泪还来不及擦掉,却不想换来的竟然是季凌风冷眼相对,以及憎恶的痛斥。

“襄平公主,亏得我季凌风忠心耿耿于你,却不想你竟然利用我手中禁军,行莫逆篡位之事。还弄来个假皇子,同我说这是启帝的孩子。我季凌风所犯过错的确该死,但我全是被你蛊惑,并非主谋。因此还望在场同僚,皇室宗亲能为我做个见证。我季凌风从现在起,在不认襄平为主,对方做下的那些恶事,我也要当众讲明。只希望朝廷和摄政王能给在下戴罪立功的机会,饶我一条性命。”

季凌风的每一句话,都向刀子般的直刺襄平心房,将刚刚还感动落泪的她,伤了个彻底的体无完肤。

而且这会襄平也是有口难辩,毕竟看似她和季凌风之间是主仆关系,实则却是对方站着主导,何时她就变成主谋了。

等到她听着,季凌风怎么把毒杀启帝,寻来周逸,还有陈太后的死,全都坦白出来,并把过错都推倒她身上的时候。

襄平知道她纵使是皇室公主,这下也真的难逃一死了。

眼望着满朝文武哗然一片,对着她指指点点,彻底绝望了的襄平,不禁神情麻木的呵呵傻笑了起来。

耳边听着季凌风,还在不停的将过错脏水,不念旧情的往她身上泼来。

襄平没有反驳,也不在哭喊辩解,脑海里浮现出和对方在一起的恩爱缠绵,她的眼泪滴落而下,打在了紧握成拳的手上。

季凌风的甜言蜜语犹在耳边,可对方的翻脸无情,终究将襄平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在这样众叛亲离,丑陋一面尽数暴露在众人眼前的境地之中,襄平反倒坦然了。

她甚至不再恨萧瑾萱,因为她知道自己马上就可以和莫林芝团聚了,在也不用备受相思之苦的煎熬,将自己折磨的不人不鬼,连最后一丝仁善都泯灭了。

等到她缓缓扭头看向,仍就说个没完没了,使劲推卸着过错的季凌风时,襄平心里的恨爆发了,更是发誓就算是死,她也要拖着对方一起下地狱。

因此就见襄平,趁着抓住她的侍婢不注意,从头上拔下发簪,就向着季凌风冲了过去。

若是正常情况下,季凌风必然是躲得开的。

可奈何他这会双手被绑在身后,只能眼睁睁瞪大双眼,看着襄平手握发簪,向个疯子般扑来。

事情发生的太快,两边押送的人想在拦着也已经晚了。

只见季凌风一声惨叫,而襄平的发簪,也不偏不倚刺在他的心窝上。

鲜血喷溅了襄平一脸,可是有疯癫之症的她,见了血后神情却更加疯狂起来。

带着血的簪子不但从季凌风的心窝里抽了出来,更是在襄平狞笑间,一下下又刺了回去。

而在看季凌风,因为无法反抗,堂堂昔日武状元出身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房被捅这马蜂窝,阵阵鲜血喷涌而出。

“襄平不要,你快住手,我季凌风不能就这么死掉。你留着我,让我替你向萧瑾萱报仇好不好。”

眼瞧着季凌风到了这一刻,竟然还想说花言巧语,叫她心甘情愿扛下罪名,自己保下性命。

再不愿被对方摆布的襄平,染满鲜血的手一把扯住季凌风的衣领子,恶狠狠的说道:

“我也算看出来了,你季凌风才是最卑鄙无耻的小人,我真后悔当初救了你。而且就你那点本事,我看这辈子你也斗不过萧瑾萱。所以我还是先杀了你这个无耻之徒,让你把负我的情,统统给我还回来。”

这话一说完,襄平在不犹豫,手中滴血的簪子高举起来,齐根刺入了季凌风的心窝内,并且不住的向两旁晃动拉扯着。

一副恨不得将季凌风的心脏,狠狠撕扯开的模样。

眼瞧着季凌风绝望的只能看着发簪,在他的心窝内搅动不断。

却因双手被绑又无法挣扎自救,只能活活的在剧痛之中,死不瞑目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将这些都亲眼目睹的萧瑾萱,望着季凌风身边,喷溅得哪里都是鲜血。

相比起在场旁人,惊呼的连连后退,还有受不住恶心,干呕连连的人。

萧瑾萱的眼中却闪过一丝追忆,因为她忽然想起了前生,她被围堵在兔儿岭,临死之前,也是这样的满地鲜血。

那会她因情挖心而亡,今日季凌风也因负情,惨死在襄平手中,被一枚发簪将心刺穿搅烂,说到底还真是报应。

而随着季凌风身死,襄平也如疯癫般痴傻憨笑不止,眼见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作为皇室宗亲,影响颇大的永昌王就站了出来,环顾四周文武百官,接着扬声威严说道:

“今日一场夺位风波虽然终于了结,但文帝遇刺,现在仍旧昏迷不醒。朝局不可荒废,百官更不能无人统筹,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否则前朝不宁,百姓不安,邻国必要蠢蠢欲动,我大周江山岂非危矣。因此非常时期,我们也不能墨守成规,继续遵循诏书册立新皇的仪式。本王爷作为皇室辈分最长者,就在此提议,由摄政王周显御继承大统,成为我大周新的国君。”

还在找"庶女本色"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