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侯门春色之千金嫡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染老将军的怒火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书 - 侯门春色之千金嫡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第一章】染老将军的怒火

宫阙深深,月光流华。

皇帝得知慎夫人失踪了,勃然大怒,把戏班子全体人员打入暴室,一个个儿严刑审问,逼他们交代慎夫人的下落。但他们初来乍到,跟慎夫人一句话都没说话,又哪儿交代得出慎夫人的动静?

皇帝的怒火逐渐蔓延到了整个后宫,好几名曾经与慎夫人有过口角的宫妃也被关了起来,其中包括张嫔与赵嫔。赵嫔、张嫔没想到放一把火能把人给烧不见,莫非是烧成灰了?但这话二人不敢问,一问,皇帝就该治她们一个毒害慎夫人的罪名了。

但常言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二人尽管死咬住牙关不承认陷害过慎夫人,王歆身边的温女官却站出来指证了她们。

“启禀圣上,昨日,二皇子妃出宫前曾叮嘱太子妃留意慎夫人的动静,慎夫人喝多了酒,奴婢怕慎夫人出什么事儿便追了上去,半路,就看到张嫔与赵嫔鬼鬼祟祟地跟踪着慎夫人,等慎夫人进了小芳斋,二人也跟着进去了,奴婢即刻回去禀报太子妃,谁料不久便听说小芳斋走水了。”

其实,王歆不仅叫她盯紧慎夫人,也叫了另一个小太监盯紧染千桦,可惜染千桦武功太高,一眨眼便把小太监甩掉了。如果跟踪上了,悲剧……或许没那么容易发生了。

但世上没有如果,只有后果与结果。

就在皇帝雷嗔电怒,打算把张嫔、赵嫔赐死之际,老太监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对,是跌,是撞!七岁入宫,距今已有五十年,规矩学得极好,从未出现过如此失态的一面,但眼下,他顾不得龙颜大怒,形象全无地滚进了殿内。

“圣……圣……圣上!”声音,颤抖得仿佛淬了寒冰,细碎间,叫人顿生凉意。

皇帝本就为慎夫人的事儿冒火,一瞧他这副作态,气得摔了杯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圣上!染将军……染将军……”眼泪,吓了出来。

皇帝的心咯噔一下,起身问道:“染将军怎么是了?”

老太监拿袖子抹了泪,哀嚎道:“染将军……殁了!”

“什么?!”皇帝身躯一震,惶惶然地跌在了椅子上……

染千桦的尸体是被赤翼驼回染府的,没人知道这匹受了重伤的马是如何把没了呼吸的主人驼到背上,又如何一路流着鲜血把她送回家。当染府家丁被巨大的撞门声惊醒并打开朱红色的大门时,赤翼已经把自己的一颗脑袋撞得头破血流了。

家丁一瞧是小姐的马,再一看马背上僵硬的身体,吓得魂飞魄散,忙把小姐抱下来,一抱,才知怀中的人儿已经没了生命的气息……

一夕之间,染家白布漫天,从湖泊到凉亭,从花园到大院,全都响起了一阵悲恸的呜咽。

“桦儿!我的桦儿!桦儿啊——桦儿——桦儿你应我一声啊,桦儿——”染老夫人抱着染千桦被砍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桦儿——我的桦儿啊——”

可是她的桦儿,再也听不到她的呼唤了。

染老将军紧皱着眉,死死隐忍,却依然有大颗大颗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滚落。

染老夫人腾出一只手,使劲地推搡他:“都怪你!都怪你!我好端端儿的孙女儿,你不叫她跟别的女子一样呆在闺阁,偏让她习武、上沙场!她是遭了什么孽,才投生到我们这样的人家呀?桦儿——桦儿——”

她的桦儿,从小被打到大,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伤,又断了多少根骨头,就连左手……都残废了!可纵然如此,她还是没能逃过惨死的厄运!她学那么多武功又有什么用?只不过把她逼入更危险的境地罢了!

大嫂桑莞端着水盆来到床前,一边哭,一边给染千桦拖鞋,别的女人,都被父母和丈夫保护得好好儿的,桦儿却一直一直在保护着别人……

门被推开,一道淡青色的身影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叠火红如霞的嫁衣。

“让我跟千桦单独呆一会儿。”顾绪阳神色淡淡地说着,眼底瞧不见一丝悲恸,仿佛染千桦还活着。

大家彼此看了一眼,哽咽着走了出去。

顾绪阳一步一步走到床边,缓缓坐下,拿剪刀剪开被干涸的血迹凝固在身上的衣裳,每扯动一下,心就抽一下。

“疼吗?我轻点。”微笑着说完,顾绪阳拧了帕子,为她细细地擦拭身体,尽管她的身体已经僵硬,但碰到伤口时,顾绪阳还是格外小心。她这张脸,无疑是极美的,她的曲线也是凹凸有致的,可她的肌肤,大大小小的伤疤不计其数,看得顾绪阳浑身都抖了起来。

洗好,又为她换上嫁衣,顾绪阳温柔地笑了笑。

“这是我第一回见你穿女装,你瞧,真好看。”

“千桦我撒谎了,我追得不累,我还想多追你几年。”

“怎么办?他们两个比我先认识你,连到了黄泉路上,也比我先遇见你,我为什么总是迟到的那一个?”

“染千桦,到底谁杀了你?!”

……

华珠赶到染家时,染千桦已经躺进棺木了。

身形一晃,华珠伏在了黑漆漆的、冰冷的棺木上。

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美丽而沉静,仿佛睡着了随时可能睁开眼睛一般。前一刻还活生生在周围走动的人,这一秒却成了再也无法苏醒的芳魂,华珠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华珠总觉得自己很凄惨,一辈子活在赫连笙编织的美梦中,直到母子共赴黄泉才猛然醒悟,一切不过是黄粱梦一场!可是知晓了染千桦的处境,华珠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承受的苦楚远远大于她的。她不过是临死前知晓了一瞬的真相,染千桦却用一辈子的时间忍受着真相。

陈轩可以爱,但陈轩不值得她爱。

染天赐值得她爱,可她不能去爱。

当她历经磨难终于碰到顾绪阳时,一颗心又被对雅歌的思念与愧疚塞满了。

母女生离十四年,知晓真相的她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表姐,你等着,我会把雅歌带回来,让她叫你一声‘娘亲’!至于那个害了你的人,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她!”

天蒙蒙亮,皇帝穿戴整齐,亲自前往染府吊唁。

失去保卫了边疆十多年的神将,皇帝的心情非常沉重。

一路,与皇后无话。

染府已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吊唁的官员,听说死的是染千桦,全都捶胸顿足、难以置信,在他们看来,染千桦这种在沙场跌打滚爬了十几年都安然无恙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就殒命了?简直太叫人无法接受了!

刑部与大理寺都介入了命案的调查,势要全力捉拿真凶。

皇帝走入染府,并未叫人通传,直接与皇后去了灵堂。

众人见到皇帝与皇后,纷纷要行礼参拜,皇帝摆手,免了。

看了一眼棺木中穿着大红嫁衣的染千桦,皇帝才恍然惊觉自己好像忘记了她是女子,她虽美丽却也冰冷霸气,但凡难的、险的、无法攻克的,唤一声“染爱卿呢?快给朕叫来!”事情仿佛就能迎刃而解,可现在——

“染爱卿。”皇帝低低地唤着,无人应答,皇帝的胸口有些发堵,“给朕找到真凶!朕要将他碎尸万段!”

顾尚书与大理寺卿福身,异口同声道:“臣,遵旨!”

须臾,长乐公主也来了。

大家都以为长乐公主与染千桦从小关系不佳,染千桦死了,长乐公主应该很高兴才对。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长乐公主在看到染千桦尸身的一霎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不是虚伪的干嚎,是痛彻心扉的啼哭。

“染千桦你这个傻子,你出门不会跟人打声招呼吗?你上哪儿不晓得多带几个人吗?你以为学了几年功夫就天下无敌了?傻子!你就一傻子!你一辈子都在做傻事!”

长乐公主哭着骂着闹着,弄得一屋子人全都愣了神,等她哭够了,不,又似乎并未哭够,只是暂时敛起情绪,泪汪汪地咬牙道:“本公主悬赏一万两黄金,换取真凶人头!还有,只要能提供有用的消息,一次百金!”

一条消息换一百两金子,北齐开国以来头一回有人如此大手笔。

但众人没说什么,因为他们觉得,为染千桦,值!

吊唁进行到一半时,忽而有一名染府的家丁说门口有胡国使者求见。

胡国使者早在多日前便离开了京城,这又是哪儿来的使者?带着疑惑,皇帝与诸位大臣前往了大门口。

一去,就见荣王也不知何时在染府对面三丈远的空地上摆了个三人高的小木台子。

台子上,荣王倨傲地看着下方陆陆续续赶来的人,在他身边,是被五花大绑的慎夫人。台子边缘没有护栏,只前方有一个半人高的凭栏,若稍有差池,二人可能从台子的另外三面摔下去!

皇帝被这一幕弄得心惊肉跳:“荣王!是你绑架了慎夫人?”

慎夫人小声地啜泣着,似乎太惭愧,又或者太害怕而不敢睁开眼睛,只有一声没一声地唤“圣上,救我”“圣上,救我”。

皇帝的心瞬间揪成了一团!

荣王将皇帝的神色尽收眼底,心道果然跟预期的一样,皇帝一见纳珠便方寸大乱了。荣王不怀好意地勾了勾唇角,扶着凭栏,朗声笑道:“我对我们上次签署的协议十分不满,如果圣上诚心够了的话,本王可以考虑把慎夫人毫发无损地还给圣上。”

这话真是嚣张!在北齐京城掳走一国皇帝的妃子已是罪大至极,他竟染还敢要挟皇帝?他就不怕皇帝一怒之下杀了他?

皇帝的目光凉了下来:“荣王,你想死吗?”

荣王叉着腰,哈哈一笑:“如果有这么美丽又温柔的慎夫人作陪,我想,即便是死,本王也不会那么害怕的。”

说着,一只手轻轻地搭上了慎夫人的肩膀,让人觉得,他只需随手一推,慎夫人便要从三人高的台子上跌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皇帝的脸色微微一变!

慎夫人睁大满是泪水的眸子看了过来,并如小猫儿似的呜咽道:“圣上,救救我……”

皇帝瞳仁一缩,说道:“荣王,你到底想怎样?”

荣王饶有兴致地勾起唇角,眼底露出了饿狼一般贪婪的目光:“一百万粮草,一百万白银,我就放入!”

咝——

门口,响起了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一百万粮草、一百万白银,已完全不是狮子大开口这么简单了,这是豪夺!是掠夺!是把北齐的尊严死死地践踏在脚底!何况北齐今年来历经数场自然灾害,国库并不充裕,这么多军饷,是要把国库给掏空吗?

大臣们当然不允许。

顾尚书开口了:“荣王,我敬重你是一国王爷,多少知道点儿礼仪,没想到会用如此不光彩的手段对北齐进行勒索!你就不怕两国关系因此一落千丈,而你,成了千古罪人?”

“哈哈哈哈……”荣王再次张狂地笑了起来,“没了染千桦,你以为你们边关的将士还是一头雄狮吗?”

染千桦于边关的大军而言,绝不仅仅是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更是一个能将每一场战役的制胜点都分析得非常透彻的军师,一人威猛算狗屁?全军善战才能胜利。染千桦就是这样极具领导天赋的人。现在,这样的领导没了,染家军群龙无首了,呵呵,再与胡国对战,谁赢谁输真不好说呢!

荣王一席话,无疑是拿一把刀戳进了众人的心窝子,即便皇帝,也在听完他的大放厥词后变了脸色:“荣王,你不要欺人太甚!”

染老将军推着轮椅走了过来,目光凛凛地盯着台子上的荣王:“是不是你杀了我的桦儿?”

荣王一怔:“不是!真不是!本王之前压根儿就不知道染将军会遇难!我是胡国使臣,诛杀你们的将军,你们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我没那么傻!我的行为,充其量只能叫做……嗯,用你们中土话说,就是趁火打劫吧!”

不过染老将军的眼神好吓人,他几乎不敢看了,便又看向皇帝,“一句话,给还是不给?给的话,人归你;不给,我杀掉了!”

“荣王!她是我北齐的妃子,你没权利杀她!”皇帝厉声驳斥。

“哈哈,圣上,你的记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她一开始是我的王妃,后面被你强迫才成了你的妃子。只许你强抢,不许我强杀?”

大臣们纷纷开始窃窃私语了,皇帝做的事实在太过荒唐,而今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点破,面子都快掉光了。

皇帝的脸色变得铁青。

荣王又道:“真的不预备拿钱赎人吗?那我要杀了,反正她是一个背叛过我的女人,我杀了她,我们可汗也不会说什么。如果圣上你真的愤怒要出兵攻占胡国,嗯,为了一个从胡国抢来的王妃,我想,你的子民们不会同意的。”

没错,大家都非常反对荣王妃入住后宫,若此时此刻荣王杀了她,大家伙儿反倒会高兴,哪里能支持皇帝出兵讨个公道?

可如果皇帝答应荣王的要求救下慎夫人,一样会引起群臣与百姓的反感。

皇帝唯一可行的策略是任由荣王杀掉慎夫人,然后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只修书一封给胡国可汗,叫那边处置荣王的重罪。

但皇帝又怎么舍得呢?

慎夫人呜呜咽咽地哭,每一声都哭在他的心坎儿上,他握紧拳头,咬出了几个字:“好,朕答应你。”

天空,似有惊雷闪过,炸得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的皇帝,居然为了一个抢来的妃子被荣王要挟?

染老将军抱了抱拳,正色道:“圣上!不能答应!这是荣王与荣王妃的阴谋!他们两个,合起伙来欺瞒圣上,请圣上不要掉入他们的陷阱!”

“是啊,圣上!圣上请三思啊!”一旁,不少群臣一一附和。

但皇帝,又怎么会承认他是被愚弄的一个?那样,岂不是承认自己是个傻子了?皇帝坚定坚信地认为,慎夫人是无辜的,这个女人是喜欢他的,不管是喜欢他的人还是喜欢他给的荣华富贵。皇帝甩了甩袖子,冷声道:“她是朕的慎夫人,不是荣王妃!染老将军,朕敬重你是两朝元老,又刚痛失爱孙,便不与你计较了!”

染老将军面色一痛:“圣上!”

皇帝摆了摆手,吩咐道:“拿笔墨纸砚来,朕要书写新的协议。”

“圣上!不可啊!”染老将军声线颤抖地阻止,可皇帝根本不理他,他又看向台子上楚楚可怜的慎夫人,不知慎夫人做了什么,令他突然发起狂来,“是她!是她!是她杀了我的桦儿!”

慎夫人“吓”得浑身发抖,软软地哭道:“染老将军,您在说什么呀?我……我……我怎么会杀染将军?”

是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就算想杀也没那儿能耐。

皇帝眉头一皱,压下不悦,语气如常道:“染老将军累了,扶老将军进去歇息。”

两名太监上前,把染老将军推回了府内。

谁料,等皇帝书写完协议正要签字盖章时,染老将军又被染府的家丁推出来了。他的手中,拿着一张大弓,弓箭对准的方向……是慎夫人!

“啊——圣上!救我!染老将军要杀我!”慎夫人哭着跪在了台子上,那弱不禁风的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皇帝好不容易才舒展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几步迈至染老将军身边:“染老将军,你做什么?”

染老将军的白发被冷风吹得蓬乱,潇洒地飘在眼角,他没有立刻拂开,也没有看向皇帝,只是死死地盯着台子上不停做戏得女人,目疵欲裂道:“老臣要诛杀妖妃!为桦儿报仇!”

皇帝气得捶了捶拳:“胡闹!你凭什么说染千桦是慎夫人杀的?”

染老将军将弓弦拉至最大,眸光犀利地说道:“她亲口告诉老臣的!是她杀了我的桦儿!她如今还敢找上门来!我要杀了她,以慰桦儿在天之灵!”

“你你你……你伤心过度糊涂了吧?”皇帝一把按住染老将军的胳膊,低声呵斥道,“老将军你别做傻事!”

染老将军转而看向皇帝,老泪溢满了眼眶:“圣上!妖妃祸国啊!你被她牵着鼻子耍得团团转,还不够吗?为什么还不清醒?还要为这个妖妃把一国之君的尊严给丢得干干净净?”

这话真是诛心!皇帝气不打一处来,一拳砸在了他的椅背上,加上慎夫人又在一旁呜呜咽咽地喊可怜,皇帝急了,理智也没了,跳脚暴喝:“染啸!谁给了你胆子对朕如此大不敬?别以为你们染家军功显赫,朕就怕了你?今日你要敢伤害慎夫人一根头发,朕要你满门陪葬!”

全场……静了……

连风声也仿佛消散了。

官员与路过的百姓朝皇帝投去了不可思议的目光,怎么会这样呢?染家为北齐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皇帝都忘了吗?就算忘了,可把女人最宝贵的青春全都耗在战场上的染千桦,她尸骨未寒,皇帝就为了一个妖妃要把她家满门抄斩?这种话,如此轻易地打一个皇帝的嘴里说出来,真的……太令人寒心!

染老夫人在染侯爷与桑莞的陪同下走了出来,她视死如归地走到丈夫身边,握住丈夫的手,问:“真的是她杀了桦儿吗?”

染老将军的身子轻轻抖了起来:“一定是她!就是她!她刚刚亲口说的,她好阴险!她杀了我们的桦儿!还要来挑拨君臣关系!”

染老夫人朝着慎夫人望了过去,阳光下,女子被绳索束缚,容颜憔悴,这样的女子真的杀了他们的桦儿?这个疑惑不过是刚刚闪过,那羸弱不堪的女子便扬眉,满是泪水的眸子里掠过一丝阴冷的笑意,连唇角也配合着勾起,无声地说,是我杀的,是我折磨的,你能耐我何?

染老夫人猛地倒退一步,靠在了桑莞的身上,桑莞吓到了,顺着祖母的眸光看去,慎夫人的脸上却早已没了异样。

“祖母,你怎么了?”桑莞关切地问。

染老夫人怎么了?她快要气死了,这个太善于伪装的妖妃,简直瞒过了所有人,等着把染家、把北齐往死里整!

染老夫人揉了揉胸口,按捺住滔天的悲愤,面向皇帝,双膝跪下道:“恳请圣上诛杀妖妃!”

染千桦的父母在前几年相继辞世,而今一家之主是染千桦的大哥染侯爷,染侯爷看了看一脸决绝的祖父,又看了看视死如归的祖母,他们都不是信口雌黄之人,有此反应,只能说明那个叫博尔济吉特·纳珠的女人的确有问题!他与妹妹一块儿长大,令人汗颜的是他并非习武之才,也玩不转兵法谋略,保家卫国的重任就落在了妹妹肩上。眼下妹妹遭奸人凌虐致死,他只恨不得是自己代她去死。他这个没用的废物都活了下来,惊才艳艳的妹妹为什么这么早离去?

染侯爷吸了吸鼻子,挨着染老夫人跪下:“请圣上务必诛杀妖妃!不要中了妖妃的奸计!更不要寒了群臣以及百姓的心!”

丈夫跪下了,桑莞也没站着。

皇帝双目如炬地看着他们:“你……你们……你们一个两个都是中了什么邪?案子还查都没查,你们就忙着给慎夫人定罪了!你们不要再胡闹!不要再逼朕!来人!把染老将军、老夫人、侯爷和侯夫人送回房中,不要妨害朕与荣王的和谈!”

和谈?你根本是被宰得体无全肤!

慎夫人垂眸掩住一闪而过的快意,染家啊染家,好好看看你们用鲜血捍卫的皇帝是个什么样的昏君!染千桦为保住赫连皇族受了多少伤、流了多少血,到头来,皇帝却连仇都不给她报!你们的心,是不是很痛、很难受呢?可你们越难受,我就越高兴!我要亲眼……看着你们所有人下地狱!

慎夫人眼底的算计没能逃过一直盯着她的染老将军的眼睛,又或者她就是故意要染老将军瞧见。

染老将军气得目眩头摇,蓄力一拉一放,箭矢离弦朝着慎夫人飞了过去!

“啊——”慎夫人大声尖叫,“圣上救我!”

荣王眼皮子一跳,挥剑一斩,将即将射中慎夫人的箭矢砍成了两半。

慎夫人“吓晕”了,身子一软,倒向了后方。

后方没有护栏,这一倒,便要跌个粉身碎骨。

说时迟那时快,荣王探手一抓,将已经掉了一半的慎夫人拉了上来。

这惊险的一幕,把皇帝的汗都吓出来了:“染啸!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来人!”

------题外话------

再留个大表情(~ ̄▽ ̄)~

还在找"侯门春色之千金嫡妃"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