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末191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 井底之蛙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书 - 明末1911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第五十章 井底之蛙

第二天一早,士子文人游行的队伍比起昨天更加庞大,已达数千人之中。

他们喊着口号,打着横幅,穿越街巷,直奔皇宫而来。

他们的口号也是简单粗暴,大致意思就是“皇帝无为,太子失德,皇室只知道享乐,毫无存在的价值。”

横幅上则写着:“处奸佞,皇帝退位,立共和,联邦自制。”

街道上占满了警察,但他们只是站在那和百姓一样看着热闹,完全不去制止那些游行的士子。

百姓们纷纷走出家门瞧着热闹,他们大部分人还能理解前半句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话本小说里的那一套,而后半句他们就属实理解不了了,什么共和什么联邦的,他们就搞不懂是啥意思了。

这一点也充分说明了文官集团那边的宣传做的非常的不到位,只是把重点放在黑皇室上,而忽略了对于他们中心思想的知识普及。

按照文官集团这边的原计划,是要发动城内百姓一齐上街游行的,如果百姓们也跟着参加游行,那他们就更加有借口对皇室进行口诛笔伐了。

更何况,有百姓在,皇室的羽林卫就不敢强行阻拦,至于开枪,那就更加不敢了。

如果羽林卫没带脑子,直接对百姓开了枪,那他们顺势闹僵起来,推翻老朱家的皇帝位子那就是易如反掌了。

但田恒的出现,打破了他们的原计划。

由于田恒这两天的舆论攻势做的非常不错,皇室的声望大增,无论他们如何蛊惑,没有一个百姓愿意参加这样的游行。

本来有人提议花钱雇一些地痞流氓过来充数的,但前几天羽林卫和东厂刚刚把这些家伙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就算出太多钱,也没人愿意干这个活了。

毕竟,有命拿钱,不一定有命去花不是。

在魏棗德家中正厅站满了人,在这的都是大明士林的德高望重的大佬和官场的一些高层。

魏棗德站在厅内郑重,今天他脸色红润,显得意气风发。

“各位前辈,各位同僚,今圣上无为,皇室已成国家累赘,我们大明国要想重新崛起,就要彻底改变体质,学习西方那般,联邦共和,今太子负隅顽抗,以调兵入京,今天,使我们为了理想和信念为之努力的时刻,胜败在此一举,还望诸公鼎力相助!”

说罢,他对着在场的诸位深深一躬。

在场众人也是群情激奋,斗志昂扬,纷纷叫喊着要为了理想可以慷慨赴死。

“诸位大人,待会你等可会各自署衙坐镇,警察署会派人保护你们。各大报社开始按原计划开始刊印文章。”

说罢他又望向站在人群之中的几位京军的将领:“若皇室强行杀害我大明士子百姓,诸位将军可调兵入城,诛杀奸佞。”

那几名将领立正领命:“末将等绝不负首辅大人所托。”

魏棗德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高声道:“那么诸公,就此开始行动吧!”

众人应诺,纷纷起身而去。

田恒站在紫禁城城头,看到这一切,知道双方已经没有转换的余地,今天开始,或许双方就要刀剑相向。

紫禁城所有士兵全部进入临战状态,城头上占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墙垛的间隙处,一挺挺机枪架了起来,城墙上不时有一队队士兵往来奔走,将子弹和炮弹搬运分发下去。

就在昨晚,凡在京城的皇族中人,都被朱猷柏下令接到了皇宫之中暂避,也包括田恒这些保皇派官员的家属,也一并接了进来。

他们之前商量的时候就一致决定,因为手中兵力只有5000多人,干脆直接放弃城墙和北京外城,直接在紫禁城周围布防,固守待援。

整个紫禁城物资充足,加之之前准备的大量弹药和精良的武器,田恒完全有把握在这里守住几个月时间,况且,三天之后援军就会抵达。

所以说,大家对于打赢这一战还是很有把握的。

站在城头眺望,一股人流缓缓向紫禁城南城午门口蜂拥而来。

一旁的雨化田看了一眼,舒了口气说道:“那些士子的游行队伍已经过来了,也幸好没有百姓,不然我们就难办了。”

一旁的刘远却是面色凝重;“不可掉以轻心啊,就算没有百姓,我们也不可向他们开枪。”

田恒想了想说道:“刘大哥说的极是,等会二位前辈就在城楼上坐镇,我下去与他们对峙,看看他们玩什么花样。”

刘远点点头:“田大人切记,无论动多大气,千万不可开枪强行镇压。”

田恒点头:“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待到那些士子走到午门外,见到的是紧闭的城门,还有城门两侧用沙袋堆起的一个个阵地,阵地上一挺挺黑黝黝的机枪正对着他们。

一个高瘦的士子站了出来,面对这些机枪他浑然不惧,高声喊道:“你等速速开门,我们要见陛下!”

他声音刚刚落下,朱红色的大门便缓缓打开,一对手持冲锋枪的羽林卫迈着整齐的步伐踏了出来,他们迅速在城门前摆出一个雁形阵,警惕地盯着那些士子。

田恒也是大步跨出,拦在那些游行士子身前,高声道:“诸位士子,何故要硬闯皇宫!”

还是那个高瘦的士子走出,他盯着田恒怒声道:“羽林卫且让开,我等士子要面见陛下,陈述当今危局破解之策1”

田恒冷笑道:“诸位士子怕是搞错了吧,陛下并无实权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们的这些国家大事不应该和陛下说啊,应该去找内阁才对啊,你就算是见到陛下陈述厉害,陛下也做不了主不是?”

士子人群中一人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大明留着皇室还有何用?”

田恒存心打了拖时间的主意,也不着急:“诸位士子,诸位大学问家,我大明养士六百年,你们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难道说历代先皇给予你们的优惠条件,都喂了狗不成?”

人群中又一人站出来喊道:“我等当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只要陛下能和平退位,我们内阁的诸位大人必然会善待陛下及其家人,若非皇室阻碍了时代的发展,我们也不想如此作为,我们只是一心为了国家发展着想!”

“好一个为了国家着想!”田恒一脸的不屑:“那先生们有何强国之策?”

“废除君主制度,实行联邦共和才是强国之道!”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呵呵!”田恒再次冷笑:“你们的意思是,我大明要学美国,实行各省联邦?”

有人点头附和:“集权的国家走不长久!”

田恒都被气乐了,指着他们呵斥道:“你们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如果真的学美国那样,各省有了极大的自主权,你们信不信,不超过三天整个大明就会分崩离析!大概是各省布政使司的司长把你们都忽悠瘸了吧,如果他们拿到权力,还会鸟你们的联邦政府?别闹了好不好,我大明一个省的面积都赶上欧洲的一个国家了,他们能没有二心才是有鬼。”

“况且,自从威宗陛下之后,宗室侵占大量财产的情况已经绝迹了,现在的皇亲国戚,过得还不如一个大商人舒服吧,陛下和太子殿下更是生活简朴,你和我说说,皇家怎么就碍眼了?皇家和这个国家的发展,现在还有几文钱的关系?现在我大明时局艰难,不是内阁和官员无能导致的吗?”

田恒就这样一个人站在数千士子面前,侃侃而谈,挥斥方遒。

又陆续出来几个士子与田恒理论,但都被田恒反驳的哑口无言,一时间,几千人却是沉默了,就这样站在原地一声不发。

终于,有一个人认出来了田恒,他高声叫道:“这个上校就是奸贼田恒!”

众人群情激奋,指着田恒议论纷纷。

田恒冷笑:“你们还真会扣帽子啊,我都成奸贼了,怎么,我带人去从胡人手中救回公主和我大明的武器机密就是奸贼了?那某些和胡人勾勾搭搭的内阁首辅大人,岂不是千古名臣喽?”

“你蛊惑君上,巧言令色!”还是那个带头的高瘦士子指着田恒,颇为不忿。

田恒喷人也上了瘾,他对着那个士子就是一通骂:“你这个白痴,口口声声西方美国的,你去过那些地方吗?你知道他们的工业水平已经达到了什么样吗?整天读了几本破书就觉得自己可以指点江山了,你可曾了解过国外的世界?他们一年能生产多少钢铁?他们一年能造多少军舰?他们的飞机已经发展到了什么水平?你们不知道吧,如果你们是一只井底之蛙的话,就安心在井底趴着,别跳上来叫喊好不好,真的是像一群土鳖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就在这大言不惭地叫唤!”

“你……”那个高瘦士子被气得浑身颤抖,嘴巴大张着,却是说不出话来。

田恒对这些家伙嗤之以鼻:“你们啊,还不如一个大明的工匠游泳呢,他们就算造一发子弹,将士们还可以用来射死一个敌人,你们只会浪费粮食罢了,而对了,你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还能造粪,对庄家也是多少有点用不是?”

周围和城头上的的士兵们都看傻了,他们亲眼见到自己的长官孤身一人单挑数千的士子,而且还是在他们最擅长的嘴炮领域把他们吊打。

他们望向田恒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如果以前只是被他的军事素质所折服的话,现在田恒在他们的心中就是像神一样的崇拜了。

士子们无言以对,只能对着田恒怒目而视,时不时有人骂一句:“不当人子”之类的话来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情绪了。

田恒看着那个带头的士子:“你啊,带着这帮人回去吧,你们只是被当枪使了而已,我劝你们立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没必要给那些野心家们白白当炮灰。”

那高瘦士子若有所思,正当他准备转身想要说些什么时,他旁边的一个人突然掏出一把匕首刺向了那个高瘦士子。

那人身子猛然一颤,眼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接着是一丝了然,他的嘴张了张,可终究没有说出一句什么,便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后面有人顺势高喊:“羽林卫杀人了!羽林卫杀人了!”

后排的大部分士子是没有看见刚才的一切的,他们只知道带头的兄台死在了地上,顷刻间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田恒人都傻了,他这才意识到,这帮认已经没有底线了,为了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简直是不择手段,连自己的队友都会干掉。

此刻的他,已经是黄泥巴放裤裆,完全解释不清了。

田恒也知道了,不是自己占理说服了他们就有用的,他们要的只是最后的结果,至于过程并不是太重要了。

还在找"明末1911"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