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摸金少帅

首页
非常抱歉!由于前段时间本站数据丢失,出现空白章节请返回本站首页重新搜索书籍阅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3章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书 - 摸金少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第063章 女人的心思你别猜(上)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莫莹莹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却并没有睡觉。

我出于好奇,去了她门口窥伺了一眼。

“奇怪,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没脑海中总是不自觉的浮现出林坤的模样?”只见莫莹莹躺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不肯休息,“我的身体怎么有点燥热起来,难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小腹处感觉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一样。”

“这个小妮子看来是思春了。”我在门外会心一笑,思忖道。

“莫莹莹,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一看到男人你就忍不住了么?想得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说着,莫莹莹还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想要将那种燥热的感觉压制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股燥热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感觉到一股从来没有的饥渴出现在自己的心头。

莫莹莹在床上辗转复侧,不知道过了多久,却怎么都无法入睡。后来,整的她自己都生气了,从床上坐起身来,将枕头一扔,气道:“林坤,你真是讨厌,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你!”

最后实在睡不着的她只好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了衣柜里,拿出了一个粉色的盒子,然后回到床上,打开了粉色的盒子,露出了一根件奇特的东西。

这是一件形如龙眼,内部空心的球体,外包金,内置某种物质。之所以判断出空心,是因为拿起来的时候会有悦耳的声音。

此物虽然形制古拙,但应该只是一件仿古而造的现代器物。在现在看来,认识它的人已不多见,而我初见时,也是一阵狐疑,“这......这是勉子铃?”

勉子铃又叫缅铃、勉铃,据传出自缅甸,形状如铃,故称之为缅铃。缅铃有两种形制,一种形如豆子,一种形如龙眼,都是空心的球体,外包铜、银或金,内置某种物质。当缅铃与人体接触时,会自己震颤发声,让人感觉酥麻。

缅铃的最神奇之处,就是它能自动。古人说,那是因为缅铃的里面放入了一种特殊的物质。关于这种物质究竟是什么,古人则说的神乎其神。如明代学者谈迁在《枣林杂俎》中说,缅铃里面所置为“鹏精”,原文如下:鹏性淫毒,一出,诸牝悉避去。遇蛮妇,辄啄而求合。土人束草人,绛衣簪花其上,鹏嬲之不置,精益其上。采之,裹以重金,大仅为豆。嵌之于势,以御妇人,得气愈劲。然夷不外售,夷取之始得。颠人伪者以作蒺藜形,裹而摇之亦跃,但彼不摇自鸣耳。

清代学者赵翼也有类似的见解,说是:“闻孟艮边外有碎蛇,每日必上树,跌而下至则散如粉,俄又合成一蛇,蜿蜒而去,盖其生气郁勃,必一散以泄之也。为接骨治伤之胜药,然余在滇未得见。又缅地有淫鸟,其精可助房中术。有得其淋于石者,以铜裹之如铃,谓之“缅铃”。余归田后,有人以一铃来售,大如龙眼,四周无缝,不知其真伪。而握入手,稍得暖气,则铃自动,切切如有声,置于几案则止,亦一奇也。余无所用,乃还之。”

刘达临在《中国历代房内考》中则介绍了另外一种说法,说云南有一种叫“鹊不停”的树,长得奇形怪状,普通的鸟不敢停于此树,唯有一种叫鹗的鸟,不仅栖于此树上,而且在树上交

合,精溢于树上,乃生瘤。当地有人断瘤制成丸,一近人肌

肤便辄自跳跃,相传闺房密用。

所谓鹏精、淫鸟精、鹗鸟精的说法,无疑是一种附会,目的是增强缅铃的神秘性,以抬高其身价。在明代小说《绣榻野史》中,说到有一种缅铃,外包七层金子,内置水银,似较为可信。

中国古代4大奇书之一《金瓶梅》第十六回中,西门庆提到过缅铃。缅铃在《金瓶梅》中是这样出场的,当时西门庆与妇人正在讨论缅铃,妇人没有见过,于是问缅铃的作用,西门庆说这物品是房事的时候用的,大概需要4-5两银子,加热之后使用效果更佳。在《南中纪闻》中记载缅铃非常的薄,特别容易损坏,如果不小心破坏了一点点,都是修不好的。

“这是我十八岁的时候,姐姐送的生日礼物,那时候姐姐告诉我,从现在起,我就是一个成人了,一个成熟的女人,只是那时候的我还有些不懂,现在我终于明白姐姐说过的一句话了,姐姐,你说的没错,有的时候,女人不一定需要男人,很多事,女子可以自己解决。”莫莹莹拿着缅铃自言自语道。

“那时候,似乎正是姐夫抛弃你,独自前往美国的时候。我当时很不解,姐姐为什么要送我这样的礼物,更无法明白你为什么会说这样的一句话,现在想想,这句话到底是单指生理?还是隐含着其他的什么?”

莫莹莹不想去想,背靠在床头,自然更不可能睡去,足足在床上躺了接近一个小时,我在门外确定没有什么动静之后,这才悄悄朝楼上摸去。

“现在都一个多小时了,莫莹莹没有道理还没睡吧?”我见莫莹莹没了动静,便轻手轻脚的上了楼梯,也没有引起任何的响动,顿时心头大喜,悄悄来到莫蓓颖的房间门口,发现房间的门根本就没有关上,而是虚掩着。

“这个骚蹄子,还在等我呢!”透过缝隙,就看到莫蓓颖正靠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杂志,正看得津津有味。

我轻轻的推开房门,将脑袋伸了进去。

就看到莫蓓颖朝着自己看来。

“你这个小坏蛋,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看到我,莫蓓颖的脸上露出一丝欢喜,当下就将杂志放到了一边,朝着我白了一眼。

“嘿嘿,蓓颖姐在这等我,我怎么可能睡着!”我嘿嘿一笑,身体已经钻进门内。

“你这个小坏蛋,今天真打算把姐姐折腾的下不了床不是?”莫蓓颖没好气地说道。

“哪有,我这不是怕姐姐寂寞过来陪陪姐姐么?姐姐要是不愿意,我马上下去睡觉!”我说着,就要装作转身离去。

“你这个小混蛋,还不快点过来!”尽管知道我是故意这么说的,可是莫蓓颖还是忍不住开口呵斥道。

我嘿嘿一笑,迅速的关上房门,然后就朝床上扑去,直接钻进了莫蓓颖的被窝。

“小坏蛋,你就这么猴急?”莫蓓颖再一次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但心跳也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全身的血液也是开始沸腾。

“嘿嘿,这还不是姐姐太迷人了么?”我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嘴巴已经朝着莫蓓颖的脸上吻去。

因为已经和莫蓓颖有过几次交锋,我深刻体会到这个女人是个及其“难缠”的角色,有时候,不“过界”或者说不采取一点非常手段,是很难

将她乖乖驯服的。

令我意外的是,这一次莫蓓颖没有向以往那样“触及底线”之后便“学乖”。莫蓓颖竟然没有抗拒,主动迎上了自己的双唇,两人的舌头就这么相互碰撞,然后,我才意识自己这回算是着了道了。

“小坏蛋,你以为只有你会耍无赖吗,这就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莫蓓颖得意地笑道。

“你......”

“既然上了姐姐的床,想下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这个骚蹄子,看来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吧?”我心里想着,却没有马上逃离,“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果然,眼见我没有立马行动,莫蓓颖果然有些急了,她也担心我要是真的不下床,她会怎么办。

就在莫蓓颖要忍不住开口的时候,我立即一个翻身,下了床,脸上闪过的不怀好意的笑容,笑道:“蓓颖姐,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看来这一次,你是想来真的啊?”

眼见我还不服软,莫蓓颖双目一挑,干脆也破罐子破摔,道:“是啊,怎么,你怕了?”

“我……”我当是犹豫了一下,说实话,还真有点露怯。

“不要害羞嘛,姐姐刚刚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呢?”莫蓓颖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

“你还来劲了,妖精,你这女人就是一个妖精!”我狠狠的想着,而莫蓓颖却正抬头看我,脸上全是妩媚之色。

“怎么了,还要继续么?”莫蓓颖微微笑道,而是在我看来,这笑容却是充满了挑屑。

“你就是个妖精……”我只能够用言语攻击。

“那你喜不喜欢姐姐这个妖精?”对于我的话语,莫蓓颖并不生气,反而微微娇笑道。

“喜欢!”

“这样的一个妖精,估计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吧?”

“嘻嘻,那想不想收服姐姐这个妖精?”

“想!”

“你收服得了么?”莫蓓颖却是挑屑的朝着我眨了眨眼,那眼神很是勾魂。

“当然!”

“可是你怎么收服呢?”莫蓓颖说着,还用指尖轻轻的碰了碰我的下巴。

“是吗?”莫蓓颖露出了好奇神色。

“当然!”我骤然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用力一舔,然后很是得意的说道。

莫蓓颖顿时脸上露出一抹好奇道:“你有把握吗?”

“这就要看姐姐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呵呵,这恐怕是你糊弄我的吧,我比你大好几岁,你会喜欢我?”莫蓓颖此时竟有些不自信起来。

“姐姐这么美丽,我又怎么会嫌弃呢?”说实话,莫蓓颖保养的极好,不仅皮肤白皙,而且身材极好。

莫蓓颖顿时一阵意动,作为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这些年独守空房的时候也想过有一个男人跟她表白,哪怕说些有的没的,只是哄她开心的甜言蜜语也好。

“那好,姐姐就给你这次机会!”莫蓓颖说着,直接对着我就吻了下来,身子投入我的怀中。

“呜呜呜”我的嘴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想说话,却又被堵住,开不了口。

还在找"摸金少帅"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