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瀚赵贞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48【搅动天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书 - 赵瀚赵贞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248【搅动天下】

一万一千多守军,陶家、张家加起来有五千。剩下六千团勇,被李正俘虏四千多,毕竟城门一堵就没法逃。

团练士绅,全部杀光!

至于普通的团勇小兵,宣教官慢慢给他们讲政策。只要能把政策背下来,就立即放他们回乡,临走时还赠送一斗米做路费。

四千多俘虏,回到家乡之后,就是四千多政策宣传大使。

又过三日。

知府王期昇,知县杨观吉,各自办完事前往府衙。

两人正好在门口遇上,表情都有些尴尬。同科进士,同地为官,同时从贼,这缘分也太奇妙了,今后的关系肯定铁上加铁。

他们的官位差别,也直观反映出明末官场规则。

王期昇出身大族,常州府宜兴人,东林党的大本营之一。他自己又是复社成员,一路筑城、筑堤、挖渠,凭政绩和关系迅速升为知府。

杨观吉出身贫寒,漳州府诏安人,只看地域就不受待见。进士外放,啥都没干,直接贬为九品知事,混到现在还是一个知县。

这两人,可是同年金榜题名,同时被外放做官的!

“丽青兄!”

杨观吉主动作揖问候,心里有些暗爽,他终于不用再仰视对方了。

王期昇拱手回礼:“吉长兄,请!”

“请!”杨观吉微笑道。

两人并肩走进府衙,这里是李正的临时办公地。

“拜见将军!”

见到李正,二人齐刷刷作揖。

李正笑着说:“扑灭城内大火,还有许多公文交接,都多亏了两位先生。对了,王巡抚还是不愿投降?”

王期昇回答道:“在下劝过了,被劈头盖脸骂回来。不过观其言行,他并非不愿投效,而是害怕连累子孙。”

巡抚王之良有五个儿子,其中三个都已经做官,这种人是不可能从贼的。

他宁愿自己死,也要保住儿子。

至于王期昇,虽然从贼干脆利落,却也不是什么软骨头。

历史上,王期昇也募兵抗清,还散尽家财编练水师。卢象升的弟弟卢象观,兵败之后就是去投奔此人,可惜王期昇的水师也被洪承畴击败。最终结局不明,但王期昇肯定没有降清,估计是隐姓埋名做百姓去了。

王期昇愿意投效赵瀚,主要还是觉得赵瀚能成事。

长沙城都拿下来了,整个洞庭湖平原,都暴露在赵瀚兵锋之下,湘南地区堪称唾手可得。

占据江西、湘南,霸业初成矣!

杨观吉也差不多,而且更无思想负担。出身贫寒,清廉不贪,家中没啥田产,赵瀚占领福建之后,杨观吉的家人估计还能分到土地。

又聊了几句,李正叫来手下,吩咐道:“王巡抚宁死不降,把他送回吉安,交给总镇亲自处置。”

“且慢!”

王期昇突然站起来,拱手道:“将军可捆绑此人,派兵押赴各府县。如今洞庭湖周边,仅湘阴有三千守军,其余城池守军仅数百上千。只要把巡抚捆去叫城,岳州、常德二府虽不说传檄而定,也定然不会遭到什么像样的抵抗。”

“不必了,”李正说道,“北线战事,拿下长沙城而止,这是出兵之前就定下的。”

杨观吉也连忙劝谏:“将军,洞庭湖周边府县,乃湘南之菁华也。正当趁此良机,速速取之,不能留给官府喘息时间。”

“官吏不太够用了。”李正解释道。

王期昇完全无法理解:“只要拿下城池,还想官吏不够?就算官吏不够,先占城夺地再说!”

李正笑道:“你们不明白,可以去乡下走走,观察宣教团和农会是怎样分田的。”

王期昇和杨观吉对视一眼,都觉得李正太过死板,如此良机哪能息兵?

李正当然不会息兵,只是路线不同而已,他和黄幺接下来是向西打。不去占富庶的洞庭湖平原,而是攻占湘乡、新化、邵阳这些相对更穷的地方。

之所以占领长沙城,纯碎是长沙属于战略要地。

若基于防守考虑,占领长沙之后,等于把湘南一分为二,彻底切断洞庭湖平原与南方的联系。北边的官兵想要进攻,就必须先拿下长沙。而赵瀚这边,只需派少量兵力驻防,就能腾出更多兵力,非常舒心的在南方扩张。

若基于进攻考虑,等巩固南方之后,大量兵力抽调回来,长沙可作为出兵地点。同时,江西水师顺长江而上,与长沙之兵齐出,南北夹击洞庭湖平原!

好吧,说这么多,其实就三个字:兵不够!

张铁牛、刘柱那一路,按照既定作战方案,是要一路打去广东的。

广东有两广总督沈犹龙,其麾下士卒,已经不断剿匪三年有余。且不论军纪如何,战斗力肯定强于团勇,都是见过血的战场老兵。费如鹤一个人,怎么可能吃下广东?张铁牛一路杀去接应!

却说黄幺在湘潭,听闻李正攻克长沙,他立即带兵西进。接连占领湘乡、新化,根本没遇到什么像样抵抗。

长沙、湘乡、新化,三座城池,彻底把南北通道卡死。洞庭湖周边府县,就算重新募兵,也别想往南边打,因为到处都是大山阻隔。

……

荆门。

湖广巡抚方孔炤,正在跟熊文灿斗智斗勇。

西北流寇此时进入低潮期,李自成仅剩数千人逃进大山。躲在山里不敢出来的同时,李自成顺便娶妻,其妻此时已经怀孕了。

至于张献忠,负伤之后盘踞谷城,一边整顿部队,一边学习兵法。

这种时候,可以从襄阳、郧阳出兵,对谷城进行南北夹击,熊文灿居然把张献忠招安了!

方孔炤一连上疏六封,请求皇帝出兵剿匪,可惜全部泥牛入海。非但如此,他还被扔回荆门驻防,手握重兵却远离战场中心。

就在方孔炤写第七封奏疏的时候,一封战报交到他手里。

长沙失陷,湘南巡抚生死不明。

方孔炤顿时脸色惨白,仿佛看到一顶大锅从天而降。

此时的湖广,实质分为湖北、湘南两大战区。湖北战区,盘踞着包括张献忠在内的多股流寇;湘南战区,自然是赵瀚那一票人在闹腾。

方孔炤作为湖广巡抚,虽然分身乏术,没有精力去管赵瀚。但赵瀚打下长沙,方孔炤却必须背锅!

怎么办?

方孔炤手里的兵没法动,他一旦南下征讨赵瀚,张献忠立即就要在谷城跳反。

方孔炤连忙写信,请求崇祯赶紧下令剿贼。早点把张献忠干掉,他才能调兵南下,专心去跟赵瀚打仗。

这算什么招安啊,张献忠几万人搁那儿,牵制十多万官兵无法动弹。官兵还不能进攻,谁敢去打张献忠,就是“破坏招抚大计”,前任郧阳巡抚如今还在坐牢呢。

被熊文灿那么一搞,官兵打不能打,撤也不能撤,傻乎乎围观张献忠练兵。

更扯淡的是,被熊文灿招安的赵瀚,明明已经降而复判,熊文灿本人却没有被治罪,因为他有杨嗣昌帮忙扛着。

崇祯无条件信任杨嗣昌!

杨嗣昌的奏疏,刚刚送到京城,恰逢满清再次入关。

蓟辽总督吴阿衡、蓟辽总兵鲁宗文,皆战败而死。太监监军郑希诏,居然成功逃命。

清军长驱直入,屯兵牛栏山,四下劫掠乡镇。

崇祯急诏卢象升入京,赐尚方宝剑,总督天下援兵。

乾清宫。

崇祯把湖广战报砸出去,第一次对杨嗣昌发怒:“这就是你定的计策,诛流寇、抚赵贼、和鞑子。流寇没有诛灭,赵贼降而复判,鞑子也不愿和谈。你究竟会不会打仗?”

杨嗣昌连忙跪伏磕头:“陛下,赵贼虽然复叛,却总算没有出兵江南诸府,否则天下财赋将失一半。”

“朕还该感谢赵贼不打江南?”崇祯怒极而笑。

杨嗣昌避开这个话题,说道:“西北流寇,除了李自成部,其余流寇皆已招安……”

“你那也叫招安?”

崇祯估计被赵瀚和鞑子刺激到了,他拿出方孔炤的七封奏疏,扔给杨嗣昌说:“张献忠投降数月,拒不解散军队,也不让出谷城,今后必然还要复叛。把熊文灿抓回来下狱,换一个能打的,立即围剿张献忠。灭了张献忠,再调重兵南下去打赵贼!”

“陛下……”杨嗣昌还想坚持己见。

“立即照办,否则朕要换一个兵部尚书,”崇祯大怒道,“你亲自去襄阳,把张献忠速速剿灭!”

杨嗣昌说道:“可京城这边……”

崇祯呵斥道:“京城这边有卢象升!”

赵瀚终于带来巨大变数,熊文灿提前下狱,杨嗣昌提前离京,卢象升有可能不会被坑死。

而张献忠,也无法再安心练兵,又得带着部队流窜了。

崇祯一直都是战和不定的,赵瀚在湖广大肆扩张,把崇祯逼到主战那边。若是前线继续失利,崇祯又有可能倾向于主和,反正他没有坚持到底的毅力。

李正攻陷长沙,搅动了太多事情。

特别是洞庭湖周边府县,官吏胆寒,士绅惊恐,赵天王的威名,在各县可止小儿夜哭。

并且,赵天王的威名传播天下,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巨寇。

独占江西是一回事儿,又要占领湖广,谁都明白南方已经变天了。

王梓钧

还在找"赵瀚赵贞芳"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