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宫粉

首页
非常抱歉!由于前段时间本站数据丢失,出现空白章节请返回本站首页重新搜索书籍阅读!
关灯
护眼
字体:
1、重逢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听书 - 六宫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1、重逢日

五月长城内已经是闷热得像一锅粥,而北边儿的镜湖避暑山庄内却是凉爽宜人。镜湖东一角翠盖英丹,错杂如织,池畔垂柳,袅袅拂地,婆娑可玩。细长的竹栈道探入湖中,笔直数丈,可观湖心风月。

栈道尽头入水处撑着一柄杏红绣金线翟凤大凉伞,伞下摆着一张黄花梨交椅,颈枕下的绦环板上开着海棠式透孔,嵌着白质黑章的大理石。椅的右侧一张黄花梨嵌山水文大理石面四方几,几上置两品细点、两碟瓜果,并一壶凉茶。左侧则靠着一根紫竹钓竿,并一只盛着半桶水的黄釉木桶。

凉风习习的湖畔,有马蹄“得得”声渐近,守在竹栈道上的蓝袍太监安和鸣领着一行宫女立即躬身迎了上去,“请昭仪娘娘安。”

在宫中,太监只有六品以上才能服蓝色,妃位宫中的首领太监通常是五品,蓝袍上绣鹭鸶,而这位蓝袍上绣黄鹂,所以是六品,但也得九嫔以上宫中的首领太监才能穿戴。昭仪恰好是九嫔之首。

被唤做昭仪的敬则则轻盈灵巧地跳下马,将马鞭随手递给了安和鸣,穿过垂柳径直走上了栈道。

她拿起那紫竹钓竿,身后的安和鸣赶紧走上前来,“娘娘,这鱼饵还没上,奴才怕鱼饵在钩上放久了不新鲜。”

敬则则将钓竿递给安和鸣,待他飞速地上了鱼饵之后,这才走到椅前将鱼钩往湖面上熟练地抛去。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吹着湖风,喝着凉茶,等鱼儿上钩了。只是也不知今儿是哪尊神不对,鱼浮一直没有动静儿,好几次敬则则都以为动了,结果拿起来一看鱼钩上却是空空如也,到最后敬则则的一壶凉茶都喝光了,依旧没有动静儿。

钓鱼不见鱼儿上钩,乐趣自然少了九成。安和鸣往后无声地退了两步,转头给身后没有品级的黑袍小太监递了个眼色。

那小太监便退到了垂柳处的大石头后脱了衣裳,嘴里衔了根芦苇管,抓着一条一斤来重的老头鱼,穿着个裤衩从旁边偷偷潜入了湖水中,再悄无声息地把老头鱼挂到了敬则则的鱼钩上。

“娘娘,那鱼浮动了。”安和鸣有些兴奋地急促道。

敬则则自然也看到那鱼浮动了,赶紧站起身拉起了鱼竿,一上手就知道成了,拉起来竟然是一条一斤来重的老头鱼,不由得整张脸都灿烂了起来,“呀,今晚本宫可有口服了,安和鸣你让厨房里把这鱼作成鱼生。”

这老头鱼的鱼肉既鲜又嫩,片得薄薄的,入口即化。不过作为鱼生来吃,却还有其他许多讲究的配料。

晚上,片得晶莹透明的鱼生盛在青花束莲盘里被端了上来,旁边还摆放着榨得极干的萝卜丝、香脆的馓子、另有小碟子装着盐、酱油、麻油、胡椒、芫荽,还有切成细丝的橘树叶。

“这厨子怎么回事儿?是换人了么?青花盘盛这鱼肉不好看,叫厨房另换了影青盘来。”敬则则挑剔道。影青托着嫩白,好似莲叶衬着白莲,叫人看了便觉得体生凉风,那才叫色香味俱全。

安和鸣回来禀道:“娘娘好眼力,仅凭蛛丝马迹就知道厨子换人了。以前那刘厨患了病,所以如今是新来的马厨掌勺。”

盘子换好,敬则则才自己动手将配料与鱼生拌在一起。一边拌一边对安和鸣道:“这马厨子竟然画蛇添足的将酱油送来,殊不知用了酱油会败坏这道菜的颜色。”

说到这儿敬则则不由轻叹了一声,皇帝在京中,而留在避暑山庄的厨子自然是手艺不佳,混不得出路的才会留下,那刘厨子已经是个“矮子”,这马厨则更是矮子里的矬子了。

不过好在刀工还行,估计以前就只是厨房里专门负责备菜的墩子匠。

敬则则夹了一筷子鱼生放入嘴中,享受地咀嚼起来,这道菜里点睛的就是芫荽,既衬托了颜色,又遮掩了鱼的腥气,不过伺候皇帝时却是不能食用的,因为口中难免会残留味道,熏着皇帝了可是大忌。

敬则则嚼着鱼生,心想在避暑山庄不用伺候皇帝可真是太自在了,嘴巴也享福无边,给她做皇后都不换呢。

当然她也做不了皇后。

“娘娘,宫里传来消息,说皇上五月末就要到避暑山庄来了。”敬则则身边的大宫女华容道。

敬则则几乎失色地道:“今年怎么这么早?”

这个问题华容也答不上来,安和鸣道:“许是因为今年天气太过炎热了。”

敬则则无意识地点了点头,满脑子想的都是皇帝要来了这件事,怎么两年过得这么快,一眨眼就不见了。

她觉得两年太短,而华容却觉得皇帝每隔一年才来避暑山庄一次实在是间隔太长。

“等皇上来了,娘娘可再不能跟皇上怄气了。”龚姑姑道。她是敬则则宫中的教习姑姑,不仅管着所有的宫女,对妃嫔的行径也有约束之责。

敬则则有些委屈地看了龚姑姑一眼,龚姑姑肃着脸道:“娘娘难道还想再被皇上抛下两年不成?”

敬则则在心里默默地点了点头,却不敢说出来。

“跟娘娘一同进宫的祝嫔今年初诞下一子,已经封了妃,刘美人、马才人也各自生了一位公主,位列九嫔之一。今春又是选秀之年,还不知道多少美人进了宫呢,她们年少貌美,娘娘再不努力,可哪里争得过她们?”

敬则则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十六入宫,如今也才十九啊,难道就不算年少貌美了?

“娘娘就听老奴的劝吧,当初皇上多宠你呐,若是你不跟皇上犟着,以你的圣宠,这会儿肯定早就诞下皇子,位列四妃了。这宫里的女人,总要膝下有个皇子才有盼头。”龚姑姑语重心长地道。

如果皇帝去了,膝下有儿女的妃嫔都能晋位太妃、太嫔,可若是没有的,则新帝登基后就要被撵去皇家的寂云寺出家,那日子才是难熬呢。

“姑姑,你说的我都明白。”敬则则低着头轻声道。

不说别的,就说她能在避暑山庄里自由自在逍遥度日,便是因为她曾经是景和帝最宠爱的昭仪。虽然后来惹怒了皇帝被留在了避暑山庄,但山庄的宫女太监也不敢不敬着她,毕竟昭仪乃是九嫔之首,谁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复宠。

可这后半年,因为皇帝一点儿消息都没给她,已经有那太监、宫女开始懈怠了,敬则则的话在避暑山庄也没那么好使了,刚过去的那个冬天,她的“水芳岩秀”连炭火都险些不够,最后还是拿烟熏雾绕的劣等碳熬过的。

“娘娘要真明白才好。”龚姑姑道。

敬则则望着眼前剩下的大半盘鱼生以及其他没动过的晚膳,已经彻底没了胃口,对安和鸣等挥了挥手道:“你们拿下去分了吧。”

用过晚膳,敬则则见天色尚早,便让人重新将她的“妃子笑”牵来。这匹马还是当初景和帝赐给她的,通体雪白,只四蹄和马尾尖上带着荔枝红,异常华美,祝新惠当时也想要来着,结果景和帝却给了她。

说不得,得宠时还是挺好的。

“娘娘,皇上过几日就到了,骑马磨腿,到时候伺候皇上可不美。”龚姑姑上前建议道。

敬则则哀怨地瞥了龚铁兰一眼,“姑姑,皇上身边进了那许多新人,还记不记得我都两说呢。你就让我再畅快几日吧。”说完,敬则则也不再管龚铁兰,翻身便上了马。

避暑山庄比京城的御苑大了二十倍都不止,统共分为三大区域,敬则则骑马绕过以镜湖为主的湖群区,到了湖泊北面的平原区。

皇帝还没驻跸,所以偌大的平原绿草如茵一望无际,不见一个人影儿,跑起马来那叫一个畅快。敬则则沿着日常跑马的路线跑着,路上还有她特地让人设置的木栏。妃子笑轻轻一跳,腾空而起便轻松写意地跨了过去。

最惊险处敬则则让人连续设置了五处木栏,她也是近月才能成功跨过去的。今日心里憋着一股气儿,没曾想竟然比平日更顺利地就完成了,敬则则琢磨着自己的骑术估计又进益了。

跑了一大圈之后,敬则则香汗淋漓地下了马,将马鞭抛给安和鸣,“叫人准备着,明日本宫要去松林峪那边射箭。”

龚姑姑待又要进言,安和鸣却已经上前道:“奴才这就吩咐下去。”

龚姑姑叹息一声,这位昭仪的玩心实在是太大了些。旁人若是被皇帝“遗弃”在避暑山庄,不说成日里哭天抹泪,至少也是忧愁抑郁的,可她倒好,春夏秋三季整日骑马、射箭、钓鱼,到了冬日便在湖上玩冰嬉,还去北面的山上滑雪,玩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然则敬则则的好日子终究是要结束的,御驾五月末如期到了避暑山庄,敬则则作为山庄内唯一的嫔妃,还是高位嫔妃,自然要前去迎驾。

不过皇帝就跟没看见她似的,没有叫起,御驾直直地从她面前过去,这无疑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曾经盛宠如朝阳的敬昭仪,如今算是彻底凉凉了。

“哎,娘娘的性子当初怎么就那么倔呢?”龚姑姑忍不住唠叨,“哪里有跟皇上赌气赌成那样的,现在可好了?”

敬则则乖乖地听着训,也没有驳嘴。当时年少气盛,的确是昏了头了,皇帝始终是皇帝,却不是普通的男子。

还在找"六宫粉"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首页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